新闻资讯

创富记:靠领导人赚钱听机密

发布时间:2020-10-18 14:24  作者:EBET

  在中国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在一个事件链条或是一个庞大系统里担任一种阴影里的决赛。他们的付出或许在外人看来是微乎其微的,但是他们的存在保证着一个庞大系统的完美运行。他们的职业虽然称不上神圣,甚至在某些人眼里被定义为不堪入目,但是他们非常尊重自己的职业,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个行业日渐光明。

  如果你在所供职的公司走廊或者电梯间中偶遇这个西装革履目光温和的中年男人,那么不出几天,你就会发现格子间里开始有人窃窃私语,而另一些人,则神情落寞地把办公桌里的东西慢慢收拾到纸箱子里。

  某种程度上说,裁员顾问的工作目的,就是让“丢饭碗”这个看似残酷的过程更加温和、专业甚至不乏希望,套用电影《在云端》里的一句台词,“我们的工作很残酷,让别人陷入绝望,但我的方式为他们保留了尊严。”

  对于一家已成规模的大公司而言,裁员往往是最后的选择。因此,裁员工作的进展如何往往关乎企业的公众形象,对留下的员工心理上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正因如此,他们才会需要裁员顾问的介入。

  方舒,27 岁,曾经做过演员和酒吧驻唱歌手,在加拿大留学期间对养狗产生浓厚兴趣。她有三年牵犬师经验,拥有自己的犬舍,带着爱犬凯利蓝梗,参加国内外各种犬赛,获奖无数。

  牵犬师和犬舍一般有卖狗、寄养、美容三个途径挣钱。方舒的泰瑞狗舍,一共投入超过100 万,但是几乎不挣钱。方舒不提供寄养,“太费心”,只做美容,范围还很小,一般都是买了她狗的客户把狗送回来做美容。普通的狗做一次美容300 块,赛级犬,就是比赛的狗,则要一两千。广州、杭州、上海、兰州都有她的客户。“快要比赛了,他们提前一个星期把狗空运过来,做一次全面美容。”

  参加比赛,一只狗的报名费300 块,机票、住宿也都是自己掏腰包。狗“坐”飞机,要配专用的航空箱。按照机场的要求,方舒给每只赛级犬都买了航空箱。一般国产的700块一个,进口的两三千块一个。只带一只狗的单场次外出比赛,全部费用在三四千块。

  在澳门和香港,风水师熊神进是个有公众知名度的名字,他在电视台和广播里出现,头衔是“玄学家”。二十几年前他留学结束来到澳门,像我们在街头随处可见的江湖术士一样,在澳门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大三巴门口摆摊算命,“积累经验非常重要”。

  因为准确预测了一对葡萄牙上流社会人士的婚姻,熊神进开始在这个行业声名鹊起。你知道,那个时候的澳门都是外国人说了算,提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他特意加了一句。

  这种名声以某种低调的、口口相传的渠道渗透入内地,“经常有身居高位的人南下来找我”。有一对在某个城市地位显赫的夫妇专程到澳门来找他,要求他帮忙给孩子取名字,但他看完两人提供的资料后,却一口咬定那个孩子不是他们的,在追问之下,两人承认孩子其实是收养的,因为婚后一直不能生育,却又碍于面子讳疾忌医。

  从60 后到90 后,都开始呐喊“天赋人权,享我性爱”。在这样的背景下,2009年中国成人用品的产业规模达到了1000 亿元。

  性自古以来是人类最大的娱乐。可几千年来,这些东西一直都不能见光。如今成人用品店不少,但适合你我这样有普通审美观的城市年轻人的,还是空白。

  大多数成人用品店的盈利,其实不是靠卖玩具,而主要是靠卖药。目前世界上真正对男性有效的、能起到性辅助效果的药只有三种:万艾可(伟哥),拜耳的Levitra(艾利达),还有礼来制药的希爱力。其它的,不能说全是假药,但至少没有经过医学验证是无害的。

  刘文宪生于1954 年,从小长得端正,人也开朗大方,20 多岁时就读于某军医大学,本来学的是内科,快毕业时她被系上领导叫去谈话,问她有没有兴趣做首长保健。刘文宪的职业生涯就这样改变了,之后她被安排进医院轮流学习,几乎在每一个科室都工作过一段时间,到真正开始首长保健工作时,已经是好几年后了。

  首长保健是一个医生负责几户首长家庭,每隔几个月,刘文宪和同事都要上门问诊。除了给首长进行血压、血糖、心率等等基本项目的例行检查之外,还要若无其事地与首长的家庭成员“套近乎”,以便从聊天内容中“套取”首长们的生活和健康状况,及时发现问题。

  因为长期服务于几个家庭,这些首长和家属都与医生们很熟悉了,聊着聊着往往就会敞开心扉,比如最近和老伴儿闹不愉快了,孙子就业不太理想之类的。有时候这些人甚至要担任心理医生的角色,帮首长们开解烦恼。

  一次在钓鱼台做中国人权对话,王建斌从“箱子”里出来的时候,服务员很惊讶:“这里面坐了人啊?”她一直以为,话从话筒里进去,里面的机器就自动翻译出来了

  如果你认识王建斌,在报道中德合作的电视新闻中,有时会瞥见他的身影。不过,在这种场合,更多时候,他坐在狭小的同传室(俗称“箱子”)中,对着话筒,将耳机里传来的讲话,几乎同步地转化成另一种语言。

  坐在“箱子”里的这种工作叫同声传译,简称“同传”,是翻译中难度最高的一种。高级别的大型国际会议,对时间有严格要求,为了达到即时传递信息的目的,一般都采用这种翻译方式。与此相对,较常见的口译方式是“交传”(即交替传译),指发言者说完一段话后,翻译者再开口。

  目前,中国同传的市场价是一天6000-8000 元(工作6 小时)。标准和欧洲一样,有时还高一点,因为“中国这样的人才太少了”。

  王建斌觉得,同传的收入是与责任成正比的。“而且做事看的先不是钱,而是责任。”他经常援引的一个例子是:一次重要会议前,戴高乐的首席翻译病了,临时来了一个年轻翻译,戴高乐并未向其交代着装礼仪等,只是问:“你做好承担这份责任的准备了吗?”

  创富记是手机搜狐财经频道原创整合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问题请联系62727201。关注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手机搜狐财经频道官方微信:财貌双拳(微信号:caimao_shuangquan)

  中秋国庆假期,合肥周边有哪些好玩的?合肥各景点有什么活动?出行天气如何...[详情]


E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