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大连围棋赛场晚间版

发布时间:2020-06-30 19:55  作者:EBET

  以职业入段为目标而进入日本棋院东京本院学习的学员,在日本被称为“院生”。9月初

  ,日本棋院罕见地招收了三名来自欧洲的青年,并开始与日本籍院生进行手合赛。这三名青年

  预定在日本棋院学习一年,以便“提高棋艺”。而日本棋院方面作为接收方,也寄望此三人未

  三名外籍院生分别是约翰·瓦尔丘(来自瑞士、20岁、业余六段)、弗拉比恩·欧贝尔(

  来自法国、20岁、业余三段)和戴维德·扎伊普特(来自德国、19岁、业余六段)。日本棋院

  成批接收来自欧美的棋手成为院生,在历史上也是罕见的。欧贝尔和瓦尔丘是同一所大学的学

  生,在日内瓦创办有围棋俱乐部,为儿童和青年进行指导,而成为日本棋院的院生是他们多年

  来的梦想。为此,他们向日本棋院致力于海外普及工作的小林千寿五段提出了想法,而扎伊普

  日本棋院院生共分6级,目前他们是院生中等级最低的F级。早晨,他们在日本棋童们的掌

  声中来到棋院,每人每天奋战4局,直到傍晚。瓦尔丘说,“每一天都很美好,跟漫画棋魂中

  所描述的院生生活一模一样。”欧贝尔说,“周围的院生判断都很迅速。”扎伊普特则不无佩

  服地说,“日本的院生远比我想像中要强。欧洲人在布局上花时间最多,但在这里,大家都很

  说到希望成为院生的理由,三人都表示“是为提高棋艺”,同时也有心“学成回国后,提

  高欧洲的围棋水准”。三个都打算在日本棋院学棋一年,同时学习日语,每月靠父母寄送的费

  用生活。如果要想在明年夏天的入段测试中合格,他们必须战胜80多名对手,困难可想而知。

  但是瓦尔丘却不气馁,“要是明年能够升上最高级别,也许会增加一年的学习时间。”

  日本棋院的院生制度对于外籍青少年采取倾斜政策。比如在年龄制限上,通常是“不超过

  14岁”,但对来自中韩、台湾、朝鲜以外国家的青少年放宽到25岁以下。对棋力的要求也相对

  宽松。对此,日本棋院的常务理事小松藤夫解释说:“与其说是为了入段接收他们,不如说是

  寄望于他们回国后能够为普及围棋尽一份力。比起派遣日本棋手来,由他们回国教授围棋也许

  效果更佳。”而这项政策之所以不针对中韩等国,则是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自身就拥有职业围

  日本棋院不乏出身欧美的棋手,比如学成返回美国的詹姆斯·卡尔文初段(61岁),在罗

  马尼亚致力于围棋普及活动的塔拉恩·卡塔林五段(35岁)以及2003年不幸在一次海外围棋普

  及活动中中枪身亡的德国籍棋手汉斯·皮切六段等等。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来自美国的迈克

  尔·雷德蒙德九段(45岁),他也是日本棋院中出身欧美的唯一一名九段,活跃于各项棋赛及

  雷德蒙德13岁时初次来到东京,当时还是一名业余初段。“周围人都很强,这对我刺激很

  大。我每天都下棋,待了短短2个月就升到了四段。”第二年夏天,决心成为一名职业棋手的

  雷德蒙德再次来到日本,成为一名院生。“当时原本和父母约好,如果一年内不成功,我就回

  去,连往返机票都买好了。”结果,他留了下来,并在17岁那年成功实现了入段。

  “重要的是要理解日本的文化。但这次来的三名年轻人年龄都偏大,对他们来说,一切都

  很困难。这也需要我们悉心进行指导。”雷德蒙德说。他回顾说,自己初到日本的前半年因受

  语言障碍影响,在院生中的排名后退了40名之多。“那时母亲总是激励我,说我是代表自己祖

  国的使者,不能辜负了使命。只要坚持,不管最后结果怎样,都不会失败而归。”


EBET